央廣網合肥9月9日消息(記者莊勝春 安徽台記者張建亞)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200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醫葯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發佈,新一輪醫改正式啟動。5年來,全民醫保體系不斷健全,報銷比例和保障水平不斷提高,普通百姓實實在在享受到了醫改帶來的好處。但不容忽視的是,飽受詬病的看病貴、看病難問題仍然沒有得到充分解決,醫患矛盾還沒有得到有效緩解。
  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堅定不移地推進醫改,用中國式的方法解決世界性的難題。醫改五年,哪些探索明確了方向?哪些問題還需要重點謀劃?從今天起,中國之聲推出特別策劃《醫改微表情》,通過5位典型人物5年的心路歷程,展現中國式醫改的進程,探尋進入深水區的醫改究竟該何去何從。
  今天播出第一篇:《醫改微表情·笑臉》。從2003年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在部分縣(市)試點,到2010年逐步實現基本覆蓋全國農村居民,再到2013年全國8.02億人參合,參合率達到99%,參合農民政策範圍內住院費用報銷比例達到75%以上,門診實際補償比超過50%,新農合幫助無數農村家庭在困境中維繫了希望。我們就跟隨中央台記者莊走進安徽合肥長豐縣一位尿毒症患者的生活。
  記者:一說你要跑步,我還挺驚訝的。
  朱其鳳:(笑)當然能跑步啊。別把我當生病的人看待,快樂是心態決定的……
  記者:你是快跑還是慢跑?
  朱其鳳:慢跑。快跑可不行,會喘不上來氣的!
  每天傍晚,只要條件允許,朱其鳳都會在縣裡最寬的一條大路邊,快走或慢跑一個多小時。只有走到近前才會發現,她的臉色發暗,左臂上因為長期插管透析,鼓起兩個大包。
  記者:能跑嗎?
  記者:累了?
  朱其鳳:有點。我們快走好不好。你能走快嗎?
  這天上午,朱其鳳剛做了透析,雖然刻意減了量,體力還是大打折扣。沒跑1分鐘,她突然慢下來,低下頭、手叉了叉腰,馬上又把手放下、抬起頭來,標誌性的笑容再次掛在臉上。
  朱其鳳:我透過析的那一天,跑的很少,要是明天來,我敢跟你比賽,就你這腿,我敢跟你比賽!
  原來,聊天時聽說我的腿傷還沒好,朱其鳳是想跟我比一比的。
  6年前,幾乎與汶川地震同時,她被確診為尿毒症,而且肌酐已經到了1500,進入終結期,必須做透析。
  朱其鳳:正好是兩點多給我的化驗報告單,那天正好還是護士節,我說我這一輩子就跟護士打交道了。
  如今,即便回憶起當時自己止不住的淚水,朱其鳳也是笑著說的。但實際上,他們夫妻倆從03年到蘇州打工,05年做起早點鋪,再到07年做成有包廂的“開心飯館”,生活才剛剛看到曙光;是她的積勞成疾又猛的把生活打到谷底。在蘇州透析太貴,一次四百多、一周至少兩次,她只得回到老家定遠。一年後,她的老公也盤掉店面,回到省城合肥,在工地開塔弔維生。同年,她帶著女兒把戶口轉到合肥長豐縣,租了處房子,這樣,每個月都能和老公見上一面。
  每周一、三、五早上6點半,朱其鳳都得準時出發,步行十多分鐘到縣醫院,這是當地唯一一個有條件透析的地方。
  二十幾張透析病床,每天都擠得滿滿噹噹。朱其鳳麻利的把床搖到合適的角度,手一撐,就躺了上去。床尾的病歷卡上寫著,這是她在這兒的第346次透析。護士在她左臂插進一進一齣兩支輸血管,將血液引入旁邊的透析機,把毒素排出體外。
  4個小時後,透析結束,朱其鳳拿著診療單,直接下到一樓大廳去報銷。
  朱其鳳:440,這是不報銷的(價格),就只有這80塊錢是應付的錢。
  根據最新的新農合政策,平均個人繳費標准將達到90元左右/年,各級財政的補助標準達到320元/人/年,再加上民政部門年底1萬多的大病補助,朱其鳳幾乎不用在看病上花什麼錢了;以往她一周只捨得做兩次透析,明顯感覺身體不好,現在,也捨得一周做三次了。
  朱其鳳:一開始我們在外打工的時候,我哥哥給我們買了農保。以前生這個病,看不起就死了的真的很多,報銷比例那麼高,下半年全都去買了,都沒有人鼓動……  
  當然,農民們並不是就此沒了後顧之憂——很多大病報銷仍然比例有限,很多藥物仍然必須自費;朱其鳳們還有一個願望,就是無論走到哪裡都可以使用新農合做透析,這樣她就可以到北京、到上海走一走,至少可以帶著女兒搬去合肥,和老公一起生活。但在短期內,各地不同的財政水平和醫療開支,使得異地轉移接續仍然是新農合難以承受之重。當地衛生部門幹部告訴記者,現在很多地方的新農合基金已經在超負荷運行,長豐上半年就用掉了全年的53%。一方面,醫療費用的上漲速度,明顯快於基金籌措的速度;另一方面,作為醫改的重要資金來源,新農合基金不僅要用於農民報銷,還需貼補公立醫院改革、大病保險,這些都讓這筆錢如履薄冰。
  同樣如履薄冰的,還有朱其鳳們的生活。今年已經有好幾個病友突然離世,他們最怕感冒發燒、不能做重體力活、不能隨心所欲的喝水、承受不了任何額外的花銷。
  繆夢婷:我看我媽媽回來那麼累,如果再燒給我吃的話,她就會更累了……
  朱其鳳的女兒繆夢婷剛剛開學升入初中,已經會做冬瓜肉片、番茄炒蛋。看著女兒,朱其鳳的笑容又多了許多溫暖。
  朱其鳳:我也怕,我就怕看不到他們了。有時候在機器上也會發生突然的狀況,我遇到過,我好害怕,就會想,我看不到我老公了、看不到我女兒了,怎麼辦?她有時候惹我生氣了,我會嚇唬她說你要是把我氣死了,你沒有媽媽了,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可憐。這都是我嚇她的,我才捨不得死呢!媽媽還要把夢婷帶大,看到夢婷穿婚紗那一天,這就是我的目標。
  記者:媽媽跟你說過這個話嘛?
  繆夢婷:嗯。
  記者:你什麼反應啊?
  繆夢婷:我說,還早著呢……
  記者:你有什麼最大的希望嘛?
  繆夢婷:我就希望,長大了能給媽媽換腎。
  朱其鳳從小被父母遺棄、由養父母帶大,沒有更多的腎源;夜幕降臨,簡陋的家裡,女兒的這句話,讓記者唯一一次看到朱其鳳紅了眼眶。她用手捂住了嘴,卻仍然在笑,笑著拒絕女兒,沒有讓淚水流下來。
  朱其鳳:媽媽才不要呢,我就希望女兒健健康康的就行。家裡經濟也承擔不起這一部分,我也沒有腎源。你說女兒給我換了腎,她找對象怎麼辦?誰會願意找只有一個腎的女孩,她公公婆婆會不會嫌棄她?婚姻不是兩個人的事情,等你真的結婚了是家庭的事情,那就是好多事情要孩子去面對的,我不會去讓她給我換腎,我這樣也挺好的。
  聽著朱其鳳不停的念叨著不要女兒換腎,能感受到她內心的欣慰和糾結。作為採訪者的記者,又有著怎樣的感受?記者莊勝春採訪手記:
  見面前本以為,這個多年操勞的中年女人會幹癟瘦小,沒想到她那麼風風火火;本以為這個飽受折磨的病人會精神低落,沒想到笑臉卻是她的標識。實行多年的新農合,的確給很多病患減輕了負擔,但制度本身也面臨重重壓力、一直在不斷調整——今天的報銷標準,可能明天就會變,這裡的報銷範圍,可能在那裡就不適用。改革總是充滿荊棘,就像成長總是伴隨煩惱。希望長大後給媽媽換腎的繆夢婷,是個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問她想考哪所大學,她說想上明星們上過的學校,問她想做什麼工作,她卻說想當一名醫生、可以更好的照顧媽媽。採訪那天在透析室,我和醫生說了兩句話正要轉身離開時,朱其鳳正看著天花板發獃。看到我揮手和她打招呼,她馬上咧開了嘴,很快地和我擺了擺手。等待她的,是四個小時透析,每周三次,這樣的生活,必須繼續。  (原標題:[醫改微表情]尿毒症患者:新農合助其困境中維繫希望)
創作者介紹

漏水處理

vr86vrtx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