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廖衛華
  2006年7月通車的青藏鐵路,被稱為“天路”。從拉薩到那曲,綿延千里的青藏鐵路西藏段和109國道相伴而行,這條路要跨過念青唐古拉山脈。一路上,既能看到壯美的雪山和開闊的牧場,每隔1公里,還能看到在風雪中巡邏放哨的鐵路護路隊員。
  3月21日,《法制日報》記者跟隨西藏自治區綜治辦副主任、西藏鐵路護路辦主任格桑羅布一行,從拉薩到那曲,對青藏鐵路沿線的護路安全進行巡邏檢查。
  在青藏鐵路那曲縣古露營區K1737點,護路隊員次仁堅參和往常一樣在涵洞邊和鐵路沿線巡邏放哨。
  “次仁,你過來一下!”營區大隊長平措叫次仁來到檢查組旁邊時突然哭了起來。隨後,他講起剛剛發生在次仁身上的事。
  700多公里長的青藏鐵路,是維穩的前沿陣地和生命線。今年3月,西藏全區鐵路聯防進入一級戒備狀態,所有護路隊員按照要求必須全員在崗、24小時值守。古露營區護路隊小組長次仁堅參每天都會按時到鐵路沿線巡邏,並負責檢查他所在小組其他6名隊員的工作。3月1日晚,次仁8個月大的兒子患了感冒,妻子為了不他影響工作,沒有告訴他。一直到3月6日,孩子病情加重,送到那曲地區醫院,被醫院診斷是肺氣腫,給家屬下了病危通知書。這一天,妻子第一次給丈夫打電話,希望他能抽空到醫院看看孩子。
  “現在巡邏值班任務重,我是組長,要以身作則。你好好照顧孩子,過完這一段,我回來看望你們娘倆。”掛斷電話,31歲的次仁繼續在一望無際的茫茫天路邊巡邏。
  3月8日上午11時,妻子在手機另一端泣不成聲,“你快過來,醫院又下病危通知了,兒子快不行了!”
  營區大隊長平措急忙開車拉著次仁奔往醫院。趕到醫院的時候,稚嫩的孩子已經永遠閉上了眼睛。抱著8個月大兒子的遺體,次仁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悲痛,放聲痛哭。一周不到,滿眼帶著血絲的次仁又回到了工作崗位。
  “走,我們現在就到次仁家去!”聽完平措的講述,格桑馬上決定。
  次仁家在那曲縣香茂鄉10村,距離他值班的地方有40多公里。越野車行駛了1個小時來到次仁家。村裡的房子都是土坯房,沒有一棵樹。據介紹,這個不到100戶人家的村子,有40多名青壯年加入到了青藏鐵路護路聯防隊。
  次仁家只有一間土坯房,走進屋裡,家徒四壁,除了3張藏式小床和3個茶几之外,只有一個很舊的衣櫃。次仁的妻子其旺美給大家倒水時,手不住地發抖。把次仁夫婦拉到身邊坐下後,格桑用藏語噓寒問暖,隨後把5000元慰問金交到次仁手中,“這是組織上的一點心意,你們別太難過,多保重身體。”次仁抽泣著說,“我很內疚,但不後悔。誰讓我們是護路隊員!”
  聽到這話,格桑忍不住落淚。“這是我參軍工作30多年來第一次流淚,我們的隊員太好了!”在返回拉薩的路上,格桑動情地說。
  回到古露營區,格桑對那曲地區、那曲縣護路辦負責人說:“次仁這件事說明同志們堅守崗位、認真負責,我很感動。但是你們平時的思想教育和護路隊員的交流做得太少。隊員家裡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再忙,也應該讓他回家去看望孩子。管理要嚴格,更要人性化。”
  格桑說,今年,西藏自治區和拉薩市、那曲地區兩級政府都在想方設法籌措資金,改善鐵路護路隊員的待遇。目前,拉薩市已經給當雄縣護路辦批了150萬元經費,用於建設10個蔬菜大棚。
  (原標題:守護“天路”不言悔)
創作者介紹

漏水處理

vr86vrtx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